同步到在路上
//www.kmppmu.live/article-20454.html
復制鏈接到微信中
取 消
EN
搜索

當前位置: 運輸人網 > 資訊 > 運輸行業 > 深度報道 > “不超載就不賺錢” 貌似合理的詭辯

“不超載就不賺錢” 貌似合理的詭辯

2019-10-15 09:09:31

  慘痛的教訓面前,超載依然“盛行”。是命不值錢,還是貨太值錢?難道不超載,就真的沒法活嗎?

“不超載就不賺錢” 貌似合理的詭辯

  10月10日18時10分許,江蘇省無錫市312國道K135處、錫港路上跨橋發生橋面側翻事故。經現場搜救確認,側翻橋面上共有5輛車,其中3輛小車、2輛卡車。事故造成3人死亡,2人受傷。另據事故救援指揮部發布的信息,交通運輸部專家組已趕赴現場指導事故調查,無錫市也已成立事故調查組。經初步分析,上跨橋側翻系運輸車輛超載所致。

  此事結果雖未蓋棺定論,但貨車超載已引發廣泛關注。

  對貨運超載屢禁不止的原因進行探究,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司機安全意識薄弱,受多重因素影響鋌而走險;行業監管力度不夠,以罰代管等手段不當;貨運市場受擠壓,競爭激烈;某些制造車企或改裝企業無底線,社會責任缺失。

  多數人認為當下公路貨運如果不超載,一趟就相當于白跑,因為路橋費、燃油費、罰款、維修保養等各種成本實在太高,標載是難以在市場上生存的,更何況貨車司機們還要養家糊口,不超載還能怎么辦?

  總結而言,其實沒人愿意拿命超載,但不超載就掙不到錢,所以超載是不得已而為之。這就回到了我們開篇的問題:難道超載是唯一的選擇嗎?在討論這個問題之前,我們首先要探討一下“不超載就掙不到錢”這一句話背后的邏輯。當然,一輛嚴重超載的貨車能上路,并開行數百公里,直到事故發生,其背后的原因有很多,當下我們只說說超載主體——貨車。

  我們都知道,貨車司機的生存狀況很艱難,風餐露宿、日曬雨淋、遠走他鄉……都只為多掙點錢,為家人創造一個良好的生活條件。那么,多掙錢的那些”多掙“從哪里來?很簡單,最直接的方式就是超載,抱著僥幸的心理去超載,甚至為了超載將車進行改裝。

  于是,這一現象背后的衍生產品與服務鏈條開始形成,外加監管不到位等,隨之帶來的一個重大影響就是公路貨運的市場規矩就被打破了——標載被擠走,取而代之的是你超我超,大家超。更可怕的是,經過多年的超載“實踐”,行業如今已經發展到了貨車司機不超載就掙不到錢的處境了。以前超載還有額外的“甜頭”,如今超載連“甜頭”都沒有了,只為讓跑一趟不白跑。

  原因很簡單:因為超載違法的大貨車太多,不管是主動的還是被動的。例如,同樣的車型、同等的價格,貨主當然會選擇貨裝得多的大貨車。于是,大貨車被強行地增加運能,而當超載這種現象司空見慣時,大貨車還能拼什么呢?拼價格!這就直接導致運費繼續下調,而運費一便宜就直接導致不超載甚至超載少的司機都賺不到錢,最后逼的大家都超載,而且嚴重超載。

  這是一個惡性循環,也是典型的劣幣驅逐良幣。

  可見,如今這一現象是由于最開始超載能多掙錢引發的,這也就解釋了為什么這多年來,貨量每年在漲,且上漲的幅度大于運力,在需求大于供應的情況下,公路運費卻沒有漲,有的地方甚至不漲反而降的問題;也回答了為何物價在漲、人力成本在漲、倉儲租賃費用在漲,而貨車司機的待遇漲不起來這一問題。因為大貨車們通過違規超載的方式承擔了上漲的貨量,且是以低廉的價格。

  可見,當不守規矩的大貨車主導了市場發展時,只能獲得短期利益,是不可持續的。長此以往,坑害的不僅是守規矩的人,更讓公路貨運市場陷入惡性競爭的不良循環中,同樣這也最終害得自己的錢難掙。

  無錫高架側翻后多地嚴查超載,目前已有上海、蘇州、南京、合肥等多地加強運用公路治超電子自動檢測系統、動態稱重檢測系統等技術手段,通過聯動及源頭防控,高頻次、大力度打擊違法超限運輸行為。可以預見的是,接下來治超會迎來又一場風暴。

  然而,每次大力整治超載都帶來一個很直接的影響——物流成本上漲。就以2016年“9·21新政”(GB1589)為例,交通運輸部、公安部等多部門聯合開展“史上最嚴”治超行動,重點是統一車貨總重限值認定標準,主要是將6軸貨車車貨總重統一到49噸,貨運市場價格總體恢復性上漲。由于同等運量所需運力增加,導致物流企業運輸成本上漲。這對于鋼鐵、煤炭、建材等以重貨為主的行業物流成本上漲壓力較大。

  而物流成本很容易轉化到承運物資的價格上,通過抬高物資成本來消化物流成本。因此,有人說,這與國家倡導的降低物流成本、提高物流效率存在矛盾。的確,這看似矛盾,但是我們國家所謂的降低物流成本不是簡單地進行降低運價來實現的,更不是通過超載來完成的,主要是著眼于優化整個供應鏈條,進而減輕企業負擔。

  在降本增效這方面,中央早有部署,如2018年,在交通運輸領域通過減免涉企收費,優化運輸服務管理流程等措施降低物流成本,減輕實體經濟負擔。同年5月,國務院常務會議進一步提出降低物流成本的要求,并通過減少物流企業稅費負擔,來為物流企業降成本開出專門的“小灶”……

  因此,只有市場規范化、合理化、標準化后,運價才能回歸正常,才不至于靠超載來謀生。當然,這還需要一個時間的過程。

  生命誠可貴,運輸莫超載。

轉載文章,不代表本站觀點。

點擊關鍵字閱讀相關文章: 文章來源: 物流時代周刊
閱讀
收藏

評論

評論內容最少2字,最多200字
同步到在路上
說說你的看法...
300香港马经图库